学历咨询中心
在线咨询 >
免费来电咨询
我们会立即与您沟通
专业评估 >
提升本科学历 提升专科学历 选择自考机构 选择主考院校 高通过率专业 报考常见问题
免费咨询热线
4008-163-998
底部小人物

免费领取1000元助学金,获得9900元奖学金方案

☎免费咨询
在线咨询
免费热线

准考证

为什么大多数人宁愿吃生活的苦,也不愿吃学习的苦

2018-12-19 09:41:38 253

1.大多数人宁愿吃生活的苦,也不愿意吃学习的苦




父母那一代多半是在农村吃过苦的,所以经常会听到他们说一句话: 


 


“吃得苦中苦,方为人上人,你日后要好生读书。”


 


幼时的我们不解其意,只是默默记在心里,望着不远处稻田里的乡亲们弯腰割麦俯首插秧,我只是想着将来的自己一定不要做个农民。


 


几十年过去了,努力的人从小小的农村考入了省城上大学,学了这个城市最热门也最富前景的行业。


 


然而当我们走进实习单位的时候,会发现那些年我吃过的苦,并没有让我现在做上“人上人”。


 


工地的环境有多么糟糕自不必多说,晴天尘土飞扬骄阳似火,雨天泥泞不堪污水四溢。


 


物质世界的贫瘠尚可以忍受,然而精神世界的荒芜,会随着时间慢慢消磨你的梦想和纯真,在那种环境中你想找一个人聊聊文学、谈谈经济都是个笑话。


 


在那一刻,突然想着,凭什么我要待在这样的环境中,吃着生活无端给我安排的苦?


 


后来,几经辗转,经历选择,终于找到自己热爱的新媒体行业,眼前陌生的一切都让我感到兴奋和欢愉。


 


人工智能、自动驾驶、虚拟现实、风投、天使轮这些名词让我看到了世界的另一面。


 


越是不断地拓宽知识的边界面,越是觉得自己知识储备量的贫瘠与荒凉。


 


也正是在这样日积月累的积累过程中,我发现人与人的差距被迅速地拉开,当我这几年再次回到生活的地方,发现很多人的思维模式还停留在几年前,脑海里停留的信息和映像早已跟不上这个时代的变化。


 


他们宁愿选择待在月薪3k的收发室当保安,也瞧不上月薪过万的新兴行业;


 


他们宁愿选择每月靠家里人给零花钱度日,也不愿选择自食其力谋一份工作;


 


他们宁愿选择把时间浪费在和小商贩砍价,也想不到多花一块钱去学习新知识。


 


曾经在知乎上看到一个问题,问的是:


 


为什么大多数人宁愿吃生活的苦,也不愿吃学习的苦?


 


知乎中一位点赞最高的答主 @特雷西亚 是这样回答的:


 


“生活的苦难可以被疲劳麻痹,被娱乐转移,无论如何只要还生存着,行尸走肉也可以得过且过,最终习以为常,可以称之为钝化。学习的痛苦在于,你始终要保持敏锐的触感,保持清醒的认知的丰沛的感情,这不妨叫锐化。”


 


生活的苦大多是可重复性的。


 


而人的适应能力非常强,持续经历同样的苦时间久了,痛苦的体验会逐渐减弱,让人进入习惯性无助的状态。这种状态虽然不是特别舒服,但久而久之也不会特别难以忍受。


 


但是学习的苦是非重复性的。


 


学习本就是认知边界不断扩宽的过程,需要你主动思考和汲取,而学习的内容往往是循序渐进,不如生活的痛苦那样重复,所以你无法进入麻木的状态,而是需要不断面对新的知识和学习目标。


 


前者可以通过眼前的娱乐来自我麻痹,让自己对痛苦的感知渐渐丧失。而后者却只能在长久的学习积累中,慢慢感受到知识带来的好处和力量。


 


一个是眼前伸手可得的欢愉和快感,一个是延迟满足感的精进过程。


 


毫无疑问,大多数人会选择前者,毕竟这个世界愿意主动给自己找罪受的人总是少数。









2.所有觉得学习苦的人,大多数没有挨过现实的耳光




最近看到了一篇关于在校大学生的报道,即将面临大学毕业的老岳,在高中时就是一个十分标准网瘾少年。


 


高考之前,爸妈为了防止他分心,连手机、电脑,甚至电视都不给碰。


上了大学觉得放松了,想把以前没有玩够的游戏都玩回来。在游戏里建了帮会,为了把帮会发展好,他把越来越多的时间花在了游戏里。


大一时逃了一节课之后,发现大学管得并不严,胆子大了于是就有了第二次逃课,从此接二连三一发不可收。天天在寝室像个蓬头垢面的疯子,外卖盒堆了一地,期末挂科也成了常态。


当室友拿到了名企的offer时,除了游戏没有任何爱好的他,连毕业都成了问题。


“如果在简历上能填上LOL王者段位、500人大公会管理经验,那该有多好。”


虚拟世界里的游戏虽然精彩,但是现实生活里的残酷却真实得可怕。


游戏里的情节尚可以提前设计,然而现实里的残酷,却要用一生的时间去体验。

 


2006年河南考生蒋多多高考主动交了白卷,在高考后她曾试图出门打工,但学历不高,加上没什么专业技能,找工作的路异常艰辛,发出“压力特别大,老觉得对不起父母。好几次连死的念头都有了”的感慨。


后来几经周折,蒋多多进入了一家技校就读。回忆高考,她的坦言“现在我觉得有点可笑。”


 


2007年交白卷的考生陈圣章的经历却更加曲折,高考后他做过药品推销、保险公司业务员、公益活动策划、夜总会营销员等工作,每样工作都做不长久,频繁跳槽。


期间也自己做过些小生意,都以折本告终,只好去酒店打工和给人开车来还债。后来成为了开货车运土方的司机。早上7点开始工作,晚上10点结束,每天都在路上奔波。


2008年白卷的吉剑曾是个数学上很有天分的孩子,高考后他一直辗转各地打工。


做过餐馆杂工、当过建筑小工,贴过考研海报,给文化传播公司写过软文;生活上,他睡过公园边的长凳,为吃饭捡过垃圾换钱。



回想起最初几年的打工生活,吉剑泣不成声,认为自己毫无尊严,“像狗一样活着”。


 


不想读书,觉得读书辛苦?现实的生活会诚实地告诉他们,不读书的人生会更苦。



穷则思变,真正苦到一定程度了,人自然会自发地挣扎起来改变现状,对于有些背负着沉重生活的人来讲,学习才是脱离生活苦难又轻松又有用的途径。



没有谁愿意吃真正的生活里的“苦”,归根到底还是因为大多数人的生活,还没有足够的糟糕。


 


有时候学习的那种“苦”和沉重粗砺的生活比起来,真的可能连个喷嚏都算不上。


3.愿意吃学习的苦,以后才能少吃生活的苦


这些年来看过很多年轻人在走他们父母长辈的老路,年轻时总觉得学不学习无关紧要,反正自己体力好得很,只要自己身体好就能混口饭吃,长此以往终究是依靠出卖劳力度日,类似于那些从不思考明天出路在何方的买菜小贩。


茨威格在的《断头王后》里写到:她那时还太年轻,不知道命运所赠送的礼物,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。


他们终将明白,那些为了讨生活不得已而吃的苦,就是当年不吃学习苦的代价。


学习的苦,是枯燥的苦,是短期没有回报的苦,这种苦看得见,摸得着,谁都不愿吃。


生活的苦,是绝望的苦,是长期没有出路的苦,这种苦看不见,摸不着,谁都不想吃。


我从不喜欢自讨苦吃,如果我能通过学习和自我提升避免遇见这些痛苦的经历,我有什么理由不去学习?


学习其实并不苦,苦的是早已被生活消磨掉的好奇心和敢于对未来报有期望的勇气。    


生活其实并不苦,苦的是那个不知苦也不知如何避免吃苦的人生。